第二百零六回:求你插插

曾經有幾個男妓,亦像阿賢般做,結果不但被阿玲踢了下床,還被她痛罵趕走再被投訴。不過此時阿玲的感覺卻很是不同,雖說聽到阿賢這話後,真的有那麼一瞬間,心中覺得很是不快,但那股不快卻在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,餘下的只是那股源自肉體深處的慾望。

並非單純因阿玲對他另眼相看,亦跟從阿賢的龜頭,所滲出的奇異前列腺液有關。原來在阿賢抽插途中,前列腺液不斷滲出,不但令阿玲動情不已,同時更具有令她忘卻不快的作用,才會令她沒對阿賢發脾氣。

雖說沒發脾氣,但性格固執的阿玲,又怎會如此柔順地應着阿賢的要求呢?於是她索性來個閉目不答。阿賢見阿玲沒反應,便又輕啜她的耳珠的同時,右手更使出「三點一面搓波法」,從後搓着阿玲的E奶。

「啊!你呢招……哦!好矛……嗯!好爽……啊!你唔好……哦!點解……啊!」在阿賢有技巧地,撥弄着右乳房和乳頭下的阿玲,情不自禁地高聲叫了起來!

原來阿玲本決心跟阿賢比忍耐力,看是他先忍不住要抽插,還是自己忍不住求阿賢賜插。

<待續……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