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八回:晚晚都做

阿麗深吸一口氣後,問阿賢:「你拒絕嘅原因係?」阿賢坦言:「我覺得規矩呢樣嘢,係要大家有共識嘅。如果單方面定立規矩,我覺得自己冇全盤接受嘅責任。」

阿麗點了點頭後道:「好,咁你有冇乜嘢要求吖?」阿賢聞言即雙手托着下巴,上身俯前道:「我得一個要求,就係想同你哋日日做愛,其他嘅嘢,你哋話事。」說完,他再握着阿玲的手,擺出一副情深款款的樣子。

阿麗看着便心中有氣:「你條粉腸,當我哋係飛機杯呀,發夢啦!不過……不過佢頭先又真係扑得我好舒服喎,嗰種高潮,嗰種快感,真係前先未有嘅,如果晚晚同佢扑嘢,我咪好梳乎?咦?晚晚扑嘢?我諗到喇……」心中既有決定,便說:「晚晚做愛,可以,但幾點做,喺邊度做,同邊個做,呢啲都由我哋話事。」

「冇問題。」阿賢雖感到阿麗的爽快,當中應該有陷阱,但能夠跟兩美夜夜性愛,還能有助病情,甚至能喚回記憶,這是何等的快事啊!「不過呢,阿賢呀,我有樣嘢想同你講呀。」阿玲拍了拍阿賢手背說。

「你要出去做嘢㗎,作為一個男人,唔可以靠女人養㗎。」阿玲認真地道。

「不過佢可以做啲乜呢?佢連身份證都冇。」阿麗縐着眉問。

<待續……>